海能達遭美企索賠52億:資金鏈堪憂 如何過難關

時間:2020年02月28日 08:46:10 中財網


  海能達遭美企索賠52億資金鏈堪憂 “專網小華為”如何過難關
  過去幾年,經營順風順水的海能達似乎忘了資本市場的殘酷,公司不僅耗巨資建大樓,還并購了不少海外資產,致使短期償債能力驟降。而今巨額賠款一觸即發,這是否會波及公司未來的業績和增速,它能承撐得住么?

  近期,長達三年的摩托羅拉解決方案公司(MSI:US,下稱“摩托羅拉”)訴海能達通信股份有限公司(002583.SZ,下稱“海能達”)侵權案有了新進展,美國法院陪審團認定海能達方面侵權。

  在應對《投資者網》“若摩托羅拉最終勝訴,海外業務是否將全面收縮”的提問時,公司并未正面回答,而是強調將加強數字營銷,夯實國際競爭力。

  事實上,海能達并不能完全排除這一可能。因摩托羅拉的起訴,,從去年開始,公司大部分產品禁止在美銷售;摩托羅拉還表示,將在全球范圍內尋求禁止海能達繼續進行侵權行為。

  天價訴訟案
  “公司股價為什么那么低?是不是全年業績將大虧?”今年年初,面對海能達始終低迷的股價,股民們坐不住了,反復在互動平臺質詢董秘。

  猜測終于在2月17日被證實,當日海能達披露,美國伊利諾伊州一聯邦地區法院陪審團裁決,海能達及兩家美國全資子公司侵犯摩托羅拉商業秘密及美國版權,應向后者支付共計7.6億美元(約合人民幣53億元)的賠償金。

  突如其來的“黑天鵝”事件令海能達股價巨震,當日大跌8%以上。公司表示,裁決將對其2019年凈利潤構成重大影響,不排除凈利下滑或者虧損。此前,海能達預計2019年凈利位于4.80億元至5.80億元之間,上年同期利潤為4.77億元。

  這場訴訟讓有著“專網小華為”之稱的海能達引人關注。而華為過往的經歷告訴投資者,陪審團的裁定不代表最終法院決定,雙方最后結果如何還有待觀察,能與摩托羅拉爭奪市場份額也側面反映出公司實力。

  公開資料顯示,總部位于深圳的海能達成立于1993年,公司主營業務包括對講機終端、調度系統等專業無線通信設備及軟件,在公共安全、能源、將通運輸和等領域均有涉足。

  “小華為”成色不足?

  雖有著“小華為”的稱謂,但海能達與華為在經營成績方面還是差了不少。

  近幾年來,海能達營收保持持續增長,但增速已經由2017年的超50%放緩至15%左右。據天風證券預測,公司2019年總收入將增長15%至80.2億元,凈利潤將增長15%至5.5億元。

  而歸母凈利潤則呈現“過山車”式起伏狀態。如2014年公司歸母凈利潤下滑68%,次年又上漲485%;2017年再次下滑39%,2018年上漲95%。

  究其原因之一,海能達過去幾年忙于并購,如在2017年,海能達分別以6.49億元、4.80億元的對價,收購英國公司賽普樂、加拿大企業諾賽特。并購的第一年,公司營業成本大幅上升,而子公司全年業績尚未完全并入報表,導致業績下滑;次年這些問題得已完善,業績重新回升。

  此外,海能達銷售回款不理想。自2011年上市時開始,該公司應收賬款一路攀升,從6.32億元增至2019年前三季度的40億元,近三年以來公司應收賬款都超過30億元。

  這與公司商業模式相關,公司下游用戶主要為政府部門、大型企事業單位,對預算、采購及貨款結算都有嚴格的要求,大型項目的建設周期長也導致結算周期較長。

  尤其是在長周期模式下,海能達本應建立非常完善的抗風險機制,但其現金流水平卻常年不及及格線。2011年至2019年上半年,公司累計實現的凈利潤為18.43億元,但對應的累計經營現金流凈額為負值。

  與之相對應的是,公司負債水平始終偏高。近三年來,海能達負債率均超過59%,代表償債能力的流動比率與速動比率也都在2與1的正常值以下。根據2019年三季報,公司一年內要償還的債務已超過40億元,同期賬面貨幣資金為8.38億元。

  公司不得不頻頻尋求股市“補血”。Wind數據顯示,海能達上市以來直接融資52.56億元,派現8次共2.88億元。

  此外,政府補助也是公司現金流的一大來源。如在2019年前三季度,公司獲得了1.28億元的政府補助。往前追溯,2011年至去年三季度末,海能達累計政府補助為4.84億元,占同期歸母凈利潤的26%。

  但是政府補助終有減少的時候,主要依靠外力“補血”,也為公司長遠發展埋下了隱患。

  那么海能達的資金究竟流向了哪些地方?據2019年中報,公司無形資產達到42.86億元,其中土地使用權有20.17億元,占比近半。而華為的無形資產中并不含有土地這一項。

  土地資產中最大的意向是總部大廈建設。2016年12月,海能達以30萬元/平米購得深圳后海中心5925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權。2017年5月,項目開工時,公司預計其將于2020年年末完工,投資15億元。

  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,這一項目還有12億元的資金缺口。2019年中報顯示,總部大廈建設進度僅為12%,累計投入1.98億元。

  訴訟將如何影響盈利水平
  摩托羅拉自2017年起向海能達發起訴訟,,向美國、德國、澳大利亞等多個機構申訴海能達侵犯其專利。

  2018年年末,美國國際貿易委員發出最終裁決通知,海能達部分產品侵犯了摩托羅拉專利,禁止海能達多款對講機和中繼器出口至美國,但i系列產品未侵權,可以繼續在美銷售。于是摩托羅拉繼續對i系列產品發起進攻。

  在另一樁專利侵權案中,摩托羅拉希望尋求美國法院判決海能達i系列等產品侵權。這起訴訟將于2020年年底,或2021年年初在美國伊利諾伊一聯邦地區法院開庭。一旦敗訴,公司經營必然會受到持續性影響。

  市場普遍認為,與摩托羅拉的訴訟將影響海能達盈利水平。招商證券2月2日發表研報,受海外訴訟及非經營性費用增加的影響,下調公司盈利預期,預計海能達在2019年至2021年凈利潤分別為5.39億元、6.76億元、8.38億元。

  上述數據相比招商證券此前的盈利預期分別減少1.67億元、2.47億元、3.13億元。

  那么摩托羅拉的訴訟是否將造成公司業績增速未來進一步下滑?對此,海能達方面并未正面回應《投資者網》的問題,而是表示:“未來不管環境如何,都將堅持研發高投入,培育更多‘業務支柱’,為公司持續發展增添動力。”

  以OEM(代工)業務為例,公司表示:“公司全資子公司深海和多家主流品牌礦機企業存在合作關系,承接了大量相關業務,去年出貨量增長超過一倍。未來幾年,OEM業務預計會保持穩定增長。”

  另外,海能達還制定了一系列方案穩資金鏈:“公司仍將加強內部管控,持續推進精細化運營,提效控費,逐步提升公
司的盈利能力。為增加流動性,對于非核心物業和資產的剝離正在穩步推進。”
□ .謝.瑩.潔  .投.資.者.網
各版頭條
pop up description layer
毕尔巴鄂地图